厚黑学白话文四

反厚黑学速成培训­

原文:

吾于是返而求之群籍,则响所疑者,无不涣然冰释。既以汉初言之,项羽喑哑叱咤,千人皆废,身死东城,为天下笑,亦由面不厚,心不黑,自速其亡,非有他也。鸿门之宴,从范增计,不过举手之劳,而太祖高皇帝之称,羽已安坐而享之矣;而乃徘徊不决,俾沛公乘间逸去。垓下之败,亭长机船以待,羽则曰:籍与八千江东弟子渡江而西,今无一人还,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,我何面目见之?总彼不言,籍独不愧乎于心乎?噫,羽误矣!人心不同,人面亦异,不一审他人所操之术,而曰此天亡我,非占之罪也,其不谬哉?

白话文:

我把他几个人物反复研究,就发现了这千古不传的秘诀。项羽何等盖世之雄,千人皆废,为什么会身死东城,被天下人取笑?就是因为他脸皮不厚,心不黑。鸿门宴时,如果依据范增的计策,不过是举手之劳,太祖高皇帝的称呼,项羽早就已经得到了;而他偏偏犹犹豫豫,竟然被刘邦逃走。垓下之败,如果项羽渡过乌江,而后再卷土重来,就还有一线生机。而他偏偏又说:“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,渡江而西,今无一人还,纵江东父兄,怜我念我,我何面目见之。纵彼不言,籍独不愧于心乎?”这些话,就是项羽的错误之处!人心不同,人面也不相同,也不略加思考究竟高人的面,是如何长起,高人的心,是如何生起得?反而说:“此天亡我,非战之罪”,这不是荒谬吗?

 

本篇文章是厚黑学白话文系列文章,是对厚黑学原版文言文的解释,你可以点击这里来查看厚黑学原版的内容,请持续关注厚黑学学习网,文章将会陆续更新。

此条目发表在厚黑学博客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