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黑学白话文六

反厚黑学速成培训­

原文:

楚汉之际,有一人焉,厚而不黑,卒归于败者,韩信是也。胯下之辱,信能忍之,其厚学非不忧也。后为齐王,果听蒯通说,其贵诚不可言。奈何惓(juàn)于解衣推食之私情,贸然曰:衣人之衣者,怀人之忧,食人之食者,死人之事。长乐钟室,身首异处,夷及三族,有以也。楚汉之际,有一人焉,黑而不厚,亦归于败者,范增是也。沛公破咸阳,系子婴,还军灞上,秋毫无犯,增独谓其志不在小。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已。既而汉用陈平计,间疏楚君臣,增大怒求去,归未至彭城,疽发背死。夫欲图大事,怒何为者!增不去,项羽不亡,苟能稍缓须臾,阴乘刘氏之敝,天下事尚可为;而增竟以小不忍,亡其身,复亡其君,人杰固如是乎?

白话文:

楚汉的时候,有一个人,脸皮最厚,但是心不黑,后来终归失败,此人就是韩信。胯下之辱,韩信能够忍受,他厚的程度可见一斑。后来他为齐王的时候,能够听蒯通的话当然贵不可言,但他偏偏想着着刘邦解衣推食的恩惠,贸然地说:“衣人之衣者,怀人之忧;食人之食者,死人之事。”后来在长乐宫钟室,身首异处,被夷三族,这确实是有原因的。楚汉的时候,同时也有一个人,心最黑,但是脸皮不厚,也终归失败,此人就是范增。刘邦破咸阳,系子婴,还军坝上,秋毫不犯,范增千方百计,总想把他置之死地。无奈他脸皮不厚,受不了气,汉用陈平计,间疏楚君王,范增大怒求去,回来后到了彭城,疽后背死。大凡做大事的人,哪有动不动就生气的道理?范增不离去,项羽不死,他如果能稍微隐忍一下,趁刘邦有破绽时,就可以扭转局面。但是范增竟然因小不忍,坏了大事,把自己的性命和项羽的江山,一齐送掉,苏东坡还称他为人杰,未免是过度称赞他了?

 

本篇文章是厚黑学白话文系列文章,是对厚黑学原版文言文的解释,你可以点击这里来查看厚黑学原版的内容,请持续关注厚黑学学习网,文章将会陆续更新。

此条目发表在厚黑学博客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1 则回应给 厚黑学白话文六

  1. 幸福生活说:

    真好,希望你们持续更新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