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民族性所形成的中国主义

反厚黑学速成培训­

李宗吾先生对于中国民族性的看法,仍不外他所说的“抵抗而不侵略”的大原则。他的出发点,自然是着重于天然环境,即强调他的地理气候之说。更想从古今的历史中,寻找翔实的例证,从古先圣哲的著述里,援引充分的理据,打算写成一部巨著。不过这部书终未写成,目前仅有一篇数千字的论文,题为“中国民族性之研究”。在那篇文章里,他特别举出由中国民族性所形成的中国主义,约有六大特色:

第一,他说中国主义是抵抗而不侵略的。如果不明白这一层,读古人之书,就觉得矛盾百出。例如,孟子说:“善战者服上刑。”孔子说:“我战则克。”这不是明明矛盾吗?要知道:孔子的说法,是就抵抗而言;孟子的说法,是就侵略而言;则孔孟的学说,自然就无冲突了。中国古人倡出“抵抗而不侵略”的学说,经过数千年之久,养成一种民族性,所以中国的人民,任便发出的议论,作出的诗歌,无在不合乎此种主义。例如:汉弃珠崖,论者称其合于王道,为其不侵略也;秦桧议和,成为千古罪人,为其不抵抗也。秦皇汉武开边,意在侵略,是中国民族的变态,所以很受历史家的讥评。唐人诗中亦云:“年年战骨埋荒外,空见蒲桃入汉家。”“劝君莫话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。”“边庭流血成海水,武皇开边意未已。”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。”……这些沉痛的呼声,正是为侵略者痛下针砭。及至受人侵略,则诗人的态度又改变了。南宋受人侵略,陆放翁临死示儿诗云:“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。”则又力主用武。明胡宗宪督讨倭寇时,幕客沈明臣作铙歌十章,中有句云:“狭巷短兵相接处,杀人如草不闻声。”宗宪起而捋其须说:“何物沉生,雄快乃尔!”这更是歌颂战斗的精神。像这种“抵抗而不侵略”的主义,是中国主义的第一特色。

第二,他说中国主义,是内刚而外柔的。易经一书,是中国哲学的总纲,全书以内刚外柔为美德。例如:“泰卦”是内阳而外阴,“明夷”是内文明而外柔顺,“谦卦”则山在地下,“既济”则水在火上,无一不是内刚外柔的表现。孔老为中国的两大教主,其立教主旨,一一与易理相合,老子则被褐怀玉,孔子则衣锦尚絅。老子说:“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。”孔子则说:“三军可夺帅也,匹夫不可夺志也。”这都是外柔内刚的精神。我国数千年以此立教,自然养成一种民族性,所以中国人态度温和,谦让有礼,这便是外柔的表现;一旦正义所在,勇气奋发,不顾身命,这便是内刚的表现。我国民族性既然如此,所以五胡也,金人也,蒙古也,满清也,初与中国接触,无一不侵入,终则无一不被驱除。故我国对日抗战,最后胜利是决然无疑的。这种外柔内刚的精神,是中国主义的第二特色。

第三,他说中国主义,是人己两利的。西人主张天演竞争,知有己而不知有人,这纯是利己主义;印度教义,以舍身救世为主,知有人而不知有己,这纯是利人主义。中国主义则不然:纯乎利己、孳孳为利者,是孟子所深斥;纯乎利人、从井救人者,亦为孔子所不许。儒家的主张,是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。”这种人己两利的主张,是中国主义的第三特色。

第四,他说中国主义,是修齐治平一以贯之的。印度学者所讲的,是出世法,西洋学者所讲的,是世间法;中国学者所讲的,也是世间法。但西洋近代流行的个人主义、国家主义、社会主义,三者互相冲突,纷争不已,成为互不相容的三件物事。而中国则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,一以贯之。于是,国家也,社会也,就毫不冲突。其言曰:“以天下为一家,以中国为一人。”俨然将人己物我看成为一个浑然的整体。这种兼容并包的精神,是中国主义的第四特色。

第五,他说中国主义,是仁义与功利融合为一的。印度教徒,满腔子是慈悲,绝口不言功利;西洋科学家,满腔子是功利,几不知仁义为何物,而中国学说,则能将仁义与功利,融合一致;欲求功利,当从仁义着手。孟子全书,即是发明此旨。如说:“诸侯有行文王之政者……必为政于天下矣。”行文王之政,就是行仁义;为政于天下,就是尚功利。欧人主张武力统一,是用一个“杀”字统一世界。孟子则说:“不嗜杀人者能一之。”是用一个“生”字统一世界。其说绝精,细读自知。这种仁义与功利融合的精神,是中国主义的第五特色。

第六,他说中国主义,是物质生活与道德生活并重的。印度教徒,乞食为生,不事货财;欧美富豪,好货贪财,骄奢淫逸,伦敦也,巴黎也,纽约也,以及日本之东京也,可说是拿弱小民族的血肉建成的。而我国孟子则说:“老者衣钵食肉,黎民不饥不寒。”又说“养生丧死无憾,王道之始也。”达尔文生存竞争之说,孟子复生,亦不能否认;但孟子的学说,一达到生存点,即截然而止。而达尔文则盛倡优胜劣败,成为无界域的竞争。世界列强,一得到达氏之说,就像疯狂一般,向弱小民族掠夺,势不至列强胀死,弱小民族饿死不止。我国古人,早见及此,所以说:“衣食足而礼义兴。”一达到不饥不寒,即教之以礼义。故信从印度主义,不免饥寒;信从西洋主义,蔑弃礼义;这两者的偏颇极端,中国学说最能折衷起来,是为中国主义的第六特色。

以上的六大特色,据他说,是由于中国的民族性自然形成的。而民族性的形成,又是由于中国地处温带,故与热带寒带的人迥乎不同。因而中国主义,也就与印度主义,西洋主义,迥乎不同。温带上气候适中,故其主义也适中。因此,他说中国主义,具有融化印度主义和西洋主义的能力。例如:大学一书,所讲的是格致诚心修齐治平的道理。从前印度学说,传入中国,与这种固有的学说发生冲突,经过周程陆王诸人出来,从格致诚正上用功,就把中国学说和印度学说,融合为一了。这是学术史上的大工作。近来西人的个人主义、国家主义、社会主义,传入中国,又发生冲突。我们应该努力工作,把古人所讲的修齐治平,与之融会贯通。如能完成此种事件,则中西印三方面文化,就能融合为一;而世界大同的基础,也就算确定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