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黑哲思——值不值得厚黑

反厚黑学速成培训­

尝读诗人北岛的《回答》,其中有这样几句——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。看吧,在那镀金的天空中,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。”当时粗读之下,心生感叹“夫子之言,于我心有戚戚焉!”

及至有幸拜读到宗吾先生的大作《厚黑学》,当时就有“思之汗颜,顿生冷汗,击节称快,浮一大白”的感觉,才发现北岛还是偏于朦胧浪漫式的愤慨,而不如宗吾先生的那句——“不外脸厚心黑而已!”来的现实。

司马迁在《货殖列传》中说: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在我看来,一个人的厚黑,也往往多半是为了利益,这样的社会现实,让一个利益至上的人不厚黑是极为不易的。

对于不厚黑的人,我们很容易就相信他,因为他值得相信;对于厚黑的人,我们也很容易就相信他,因为我们认为他值得相信;对于那些厚黑功力不到家的“半吊子”,我们实在是不知道是该相信他,还是该无视他。

这样看来,最让人无可奈何的不是正直的人,也不是厚黑的人,而是那些一半正直一半厚黑的人。

厚黑不能说是一种不道德,因为人人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,但是相信厚黑的人却显得我们自己很不明智,当然教育人厚黑更是对社会的一种不负责任。

人之一生,不厚黑一次是不可能的事情,只要这种厚黑不是基于损人利己,我们就不必太过在意。

厚黑只要不沾惹政治,常常都是无伤大雅的,但只要跟政治接触,往往却是大谎弥天。

厚黑只是小聪明,正直才是大智慧。厚黑值不值得,往往取决于当事人的价值观。

当年刘墉因为别人的厚黑受屈,却得到了郑板桥“锅,背锅,背黑锅;人,正人,正直人。”的美誉。你说对于像刘中堂这样清正廉洁的人,是值得还是不值得?曹操的事情就不必提了,最后得到的“雅称”却是“汉贼”,你说对于曹操这样奸猾狡诈的人,是值得还是不值得?

你骗得了一时,却骗不了青史;你瞒得了一人,却瞒不住天下。

此条目发表在厚黑学博客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