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际交往中的“厚黑学”

反厚黑学速成培训­

现在一些人群很重视人际交往,有的人为了升官,为了发财,为了其它种种目的在钻研人际交往之道,但是又不是正儿八经地研究学习正道,而是喜欢“厚黑学”等,但是也不是真正地了解“厚黑学”,因此反而走了邪道,不仅没有利,反而对人有害。

“厚黑学”是李宗吾先生(1879-1944)提出来的。他是四川富顺人。早年进成都高等学堂学习数理,曾经加入过同盟会。民国初年,担任过省审计院的科长、官产清理处的处长,后来又做过富顺县中、绵阳省中的校长以及省里的督学和四川大学的教授。

1912年,32岁的李宗吾在成都《公论日报》发表“厚黑学”,引起轰动。几十年过去了,一直到今天这一著作,还在再版重印,还是很畅销。

“厚黑学”的主要内容,就是处世处事处理人际关系脸皮要厚、心要黑,一个是“厚”,一个是“黑”,再加上个“学”,那就是“厚黑学”了。

比如李宗吾分析曹操说,三国的英雄,首推曹操,他的成功,他的特长,“全在心黑”。他杀了吕伯奢,杀了孔融,又杀了杨修,再杀了董承、伏完,还杀了皇后与皇子,悍然不顾,并且明目张胆地说:“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。”心黑真是达到了极点。李宗吾说“有了这样本事,当然称为一世之雄了”。

再比如他分析刘备,他的特长是“全在于脸皮厚”;刘备依靠曹操,依靠吕布,依靠孙权,依靠袁绍,东窜西走,寄人篱下,恬不为耻,而且平生善于哭。做《三国演义》的人,更把他写得惟妙惟肖,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,对人痛哭一场,立即转败为胜,所以俗语有说:“刘备的江山,是哭出来的。”这也是一个有本事的英雄。李宗吾说:刘备和曹操,可以称为双绝。当看到他们煮酒论英雄时,一个心最黑,一个脸皮最厚,两人相对,你无奈我何,我无奈你何,环顾袁本初诸位人物,卑卑不足道了,所以曹操说:“天下英雄,惟使君与操耳。”再比如刘邦的成功,则是得力于他的“厚黑兼全”。如此等等,据说把“厚黑学”学深学透了,就能“混”出个人样来,这样才能“混”出个人生成功来。

李宗吾的“厚黑学”发表后,有人就指责这种学问是教唆。李宗吾有个自辩:他的“厚黑学”是“为了讽刺社会,让那些污吏劣绅”不敢“做出狼心狗肺事情”;是“基于厚黑哲理,来改良政治经济外交与大学制等等”。比如“日本以厚字来,我以黑字应之;日本以黑字来,我以厚字应之”,这叫“厚黑救国”。

因此,我想,读李宗吾的《厚黑学》要整体地去把握它,要有分析,有批判,有主心骨,不能人云亦云;比如要了解他当时所处的历史、社会、文化的背景,作者的写作心态以及他的理念指向。我们不要一看就学习在交际中要脸皮厚、心要黑,还有,可以加上去的,比如“手要辣”、“无毒不丈夫”等等啊!比如,李宗吾就说:“用厚黑以图谋一己之私利,越厚黑,人格越卑污;用厚黑以图众人之公利,越厚黑,人格越高尚。”这就是不能忽略的观点,还有他的有些出发点以及其学理的解说,也不是全无道理的。

我在这里不去整体分析评价李宗吾的《厚黑学》这本书,比如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就这样简单吗?真的像李宗吾先生说的“一部二十四史,可一以贯之:’厚黑而已’”?“一部廿四史中的英雄豪杰,其成功秘诀,不外面厚心黑四个字”吗?如果这样的话,那么我们历史学成了什么“学”了?我们的历史学家又成了什么“家”了?

然而有一些人对于“厚黑学”没有正确的认识,盲目地去学、去搞那套“厚黑学”,而且只是从表面上去学脸皮厚、心黑,用来处理人际关系。我们就从这方面来校正一番。

比如现在常见媒体报导,目前干部队伍中一定程度上存在着跑官、要官、买官、卖官的现象,不少干部认为领导职务晋升机制不健全,对于正当晋升缺乏安全感,因此有许多怪现象,有迷信风水、官运,热衷于研究“厚黑学”等升官秘笈的,有费尽心机编织关系网的等。还有那些商家也有在研究“厚黑学”的,目的就是多赚些黑心钱。

此条目发表在厚黑学博客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