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惜了,岳飞不懂厚黑学!

反厚黑学速成培训­

南宋初年抗金四将,其他三将都被解职,为什么独独要杀武功盖世、忠孝双全堪称楷模的岳飞?这对我们职场人士又有何启示?厚黑学学习网来为你分析。

朋友和我说他哥最近被公司边缘化了,他哥是公司的创业元老,公司一半以上的市场都是他哥哥开拓的。

先前外地分公司大多数业务都归他老哥负责。

他哥哥多年来,加班加点,为了公司冷落了家庭,牺牲了自己的健康,像个老黄牛一样,从来不多索取什么,只谈奉献不谈回报。最后反倒惹得老板的猜忌,一纸调令,让一个有功之臣顿时无用武之地。

在饭桌上,听到这席话,我除了同情外,我突然感觉他哥哥有点像岳飞。

于是,我就问,你知道岳飞当年为什么会死吗?

朋友说,那不是被秦桧陷害的吗?

我说,秦桧陷害好几个人呢?有三个武将呢?为什么独独岳飞会死。

朋友说,那你说为什么?我说,性格很关键,关键还要懂点职场厚黑学。

于是,我给朋友讲了一段历史故事。这段故事我是从袁腾飞的《两宋风云》看到的。

话说:宋金两国交战多年,双方都耗费了许多人力财力,人困马乏筋疲力尽,但一直难分胜负,所以都不想再打了。战争刚刚停息,始终不信任武将的宋高宗,就开始密谋处理武将。

皇上说:我们庆祝我们取得的重大胜利,在濠州战败之前,宋朝取得那么多大捷、重大胜利。三大将刘光世早已经出局了,中兴四将刘光世早已经出局了,岳飞、韩世忠、张俊三大将入朝。

韩世忠和张俊离得近,先来了,七天之后岳飞也来了,马上朝旨颁布:韩世忠、张俊授枢密使,岳飞授枢密副使。同时,撤消了三大帅的宣抚司,这个机构就被撤销了。原来他们都是宣抚使,都是宰职一级的人物,到地方领兵,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大军区司令员。这个建制撤销,你们都晋升为国防部部长、国防部副部长,但是明升暗降,兵权就被夺了。

宋高宗虽然剥夺了三员大将的兵权,但仍然不放心,他觉得彻底消除隐患的办法就是杀掉这三员大将。

皇上一开始要杀的还真不是岳飞。岳飞在庐山,他辞官了,不做了,我给我妈守坟去。每天跟文人雅士往返,诗酒流连。

当时高宗想杀谁呢?他想杀张俊。因为皇上知道,张俊这个人最没有气节,他打仗不行,爱财如命,爱财如命的人皇上既放心也担心,因为张俊效忠钱。谁给他钱他效忠谁,如果下一次金军南下,最靠不住的就是这个张俊,他肯定第一个举旗反正,所以先把他干掉。

于是,皇上让王庶去干掉张俊,

王庶就到了张俊的军中,他把张俊手下的军官全都越级提拔,小官都给你提升,提升到方面大员的份上,让张俊控制不了这么多人,咱俩品级一样,我给你提升到跟张俊的品级一样,你怎么控制这些人。这样就把张俊的部队人心搞散了。

张俊这个人可不傻,你想他一门心思搞钱,他心眼多活泛,他一看情况不对,杀谁也轮不着杀我啊,皇上这第一剑奔我砍来了。于是他马上就让自己手下的钱粮官去找王庶,因为他手下这个钱粮官跟王庶是同乡,所以张俊跟他说,你跟王庶就这么说:

老乡,你替我转告姓王的,他提拔我手下的偏将俾将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什么意思,他这样做他想干吗我都清楚。你告诉那姓王的,他要这样对付我,你问问他,他能活几天。手下转告王庶。

王庶听后很生气,拍桌子就起来了:我背后站着谁,我背后站着皇上,他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皇上,他这么威胁我。你告诉姓张的,甭管我在朝廷上能待几天,我待一天我都要把他整散。

结果大出人意料啊:王庶罢官,张俊加太傅。文臣里面到太傅这个衔,虚衔顶了尖了。你想张俊玲珑八面啊,皇上不是现在不放心我吗?好,马上我就把这个权力全交出去,赶紧把这个移交工作我都不管了,只要我抽身跳出来就行,而且张俊就向皇上和秦桧有这么一番表示,大概意思就是什么呢:您别整我,您想整谁,您说,我跟您一块儿去整。

皇上一看,张俊这个人很识趣嘛,他只要把兵权交出来,他就对我也不构成威胁了。

好!皇上放心了,这个人不就贪点财、好点色吗?这种人好对付,永远有短处攥在我手里。行,张俊有了很好的表示,可以没事了,下一步该韩世忠了。

张俊为了保全性命,不仅求高宗皇帝饶命,而且表示愿意协助高宗和秦桧去谋害其他两员武将,于是高宗皇帝对张俊放心了,下一步就开始想办法处理韩世忠。

皇上就跟张俊说:说你挺不错的,你表现很不错,下一步韩世忠的部队要遣散,韩世忠的部队怎么遣散,我随便派一个人去,比如像王庶这样的人,他不行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他一介文官,到韩世忠的部队里面,不买他的帐啊,所以得找一个跟韩世忠的辈分一样大的人,去压住韩世忠的部将。谁跟韩世忠的辈分一样大呢?不就是中兴四将吗,抛去刘光世,你剩你跟岳飞了。

所以皇上说:你和岳飞负责把韩世忠的部队收编遣散。张俊兴冲冲地找岳飞来了,好事落在咱俩身上了,皇上现在猜疑韩世忠,咱俩把韩世忠的部队给瓜分了吧!这样一来全国的兵权就在你我手中了。因为张俊一直是岳飞的老上级,提拔重用岳飞的,而岳飞跟韩世忠没有过这种隶属关系,他们是并肩作战的关系。所以老上级现在来找你,咱又有皇上撑腰,这等好事,天上掉下这么大一馅饼,咱俩不接着,所以你得这么干。

没想到岳飞非常痛苦伤心,你张俊怎么这么丑恶啊?你跟韩世忠什么关系啊?儿女亲家啊。

你跟你的亲家居然就能下得去这手,你居然就要把韩世忠给置于死地啊,我不忍心,这事我绝不能干。所以岳飞当面就跟张俊讲:瓜分韩世忠的部队切切不可行,国家能打仗的就咱们这么三四个人,就得靠咱这三四个人去打仗。你现在把他的部队瓜分了,万一有朝一日金国人翻脸,大军南下,闻鼙鼓思将帅,皇上起用韩太尉,咱俩有什么脸去见韩太尉啊!韩太尉回来之后,我的兵呢?让我们哥俩儿分了。你有什么脸见人家?同僚的关系就吹了。所以这事儿我绝不干。

张俊非常生气啊,你这一高尚不就衬出我渺小了吗?这事是我乐意干吗?不是有圣旨让干嘛,你这么着是什么意思?你这么着等于一下把我搁进去了,所以张俊非常生气。另外还有一件事,张俊准备修滁州城,就问岳飞的意见,行不行?

咱们在滁州筑城。岳飞冷冷地看了张俊一眼,滁州在哪儿啊,离着金军远着呢,你作为国家的方面大员作为统帅,你不思北伐收复故土,只想保命修这个城,滁不用守,安修城为?这地根本用不着守,咱守也不应该守在这儿,修这城干吗?甭修!一下就把张俊给顶回去了。

张俊恨岳飞恨得牙根痒痒,淮西当年打败仗是你不增援我,韩世忠我要把他的部队吞并了,你跟我来这套,然后我说修城,你当着这么多人让我下不来台,你抢白我,你等着瞧吧,岳飞你等着瞧,有你的好下场,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张俊恨恨而去。

岳飞厚道啊,宅心仁厚,赶紧给韩世忠送密信,皇上要对你下手了,这事怎么着,前后因果,跟韩世忠诉说一番。韩世忠一听就急了,韩世忠比岳飞聪明就聪明在这儿,韩世忠比岳飞世故,原来韩世忠跟岳飞一样的人品,都是起于民间,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拼来的功名,只要皇帝有赏赐,千金散尽。在一个新的城市建立衙署,自己动手搭茅屋,梁夫人给搭茅屋,与士卒同甘共苦。

最近两年韩太尉变了,一再上疏给高宗,我要地我要宅子,我想最好国家能给分配点,要是买的话我也想极低的价格买。高宗皇帝非常高兴,给你吧,不用买,把那个当年弄花石纲的,大奸贼朱缅的宅子赐给韩世忠。朱缅那会儿是东南首富,那大宅子赐给韩世忠,皇帝御笔题写,给他的家提名“旌忠庄”表彰,韩世忠非常高兴,我还想要点地,你挑,你说哪儿,你挑最好的地儿,我给你、不要钱赏赐给你。

韩世忠说:我想把我们家安在西湖边上,离皇上您近点,能随时听到您的教导。皇上太高兴了,就需要这样人,好,我给你盖。韩世忠手下的人很奇怪:大帅,您怎么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啊?您不是这种人啊,您很看重钱吗?钱对你很重要吗?

韩世忠虽是市井出身,年轻时曾被人称为“泼皮韩五”。但韩世忠从军以来,英勇杀敌、屡立战功,绝不是一个贪图小利之人。那么韩世忠为什么突然变了?面对别人的质疑,韩世忠是怎么回答的?而韩世忠使用了什么办法,最终逃脱了被谋害的劫难呢?

韩世忠说:你们没学过历史,一看就没学过历史,我给你们讲讲吧,知道秦始皇灭楚吗?

秦始皇灭楚一开始让谁去呢?想让老将王翦去。所以秦始皇就问王翦:说老王啊,你看灭楚需要多少人?王翦说我要带60万人去。

秦始皇一看,秦国人口一共500万,军队不超过100万,你要带走60万人,全国的兵你都要带走,不行。

问年轻将领李信:你说多少人合适?李信说20万就够了。秦始皇说好,你去!

结果李信打了败仗了,秦始皇没辙了,还来找王翦,你看李信打败仗了,寡人悔不听王卿之言,你要60万就60万,带60万兵去。

出发之时,秦始皇就问,当时他还不是秦始皇,就秦王嬴政,就问王翦:老将军,你有什么要求没有啊?

王翦说有啊,我当然有要求了,我的要求就是我要房子、要地、我的儿孙要做官、要做什么官,你给我安插在哪个部门,你得给我多少钱,在哪儿给我分房,在哪儿要地,一堆条件就提出来了。

秦王乍一看这些条件,当时也挺不高兴的,你说仗还没打,怎么现在想着报酬的问题,活没干先要报酬,老将军你也不是这种人啊。

王翦说:趁着大王您现在还重用我,我要点是点,过这村没就这店了。秦王哈哈大笑,你出发吧!

60万大军出发,一路上这王翦就不停地给秦王嬴政写信,我要那地您想着这事啊,我儿子那官位是不是该安排了?

您给我想着,一拨一拨的使者就往咸阳宫廷去,没一个正事,没有一个是说我奏报军情的,没有,全是我的房我的地,我儿子的官位。

周围的将领实在看不下去了,老将军您至于吗?这太掉价了你这么干。

王翦说了:秦王生性多疑,刻薄寡恩,全国的兵他都给了我,我不这么干他能放心吗?

他这一看我这人没追求,我要房、要地、我要官位,我不会造反,他才能放心,咱们才能平楚。

韩世忠跟部下讲:听明白了吧?懂吗你们?我为什么要房子要地啊?我就王翦,我跟王翦的想法是一样的,所以我必须得要这个,我要这个皇帝他才能够安心。部将恍然大悟,大帅高明,韩太尉您果然高明.

所以韩世忠非常高明,要让皇上安心。这下岳飞一送信,皇上对我不放心了,韩世忠想招,举着自个儿这四个手指头就进了宫了,跪在皇上面前哇哇地哭啊,衣裳脱下来,您看我身上多少道伤口,你看我的手就剩四个指头了,好像说俩手都剩四个指头了。为什么断指头呢,说中了金军的毒箭,我不把手指头切下去我整个手就完了胳膊完了,我打仗我立下这么多汗马功劳,我举着残缺不全的四个指头,听说您还要要我的命,皇上您可怜可怜我吧,磕头。

皇上一看这,肯定动恻隐之心,再说这个人又没有很高尚的追求,他不就想要点房要点地,家都搬到西湖边上了,都挨着我住了,这人对我还有什么威胁啊,再说皇上也肯定受点感动,当初苗刘兵变韩世忠平叛首功啊,要不是因为韩世忠我就被这俩叛将挤兑死了。韩世忠这么多年来出生入死、忠心耿耿,从来没有变节过。

所以说:行,那都是风言风语,谁说我要害你啊,我对你非常宠爱,我很信任你,不但不害你,再给你点房子给你点地吧,作为你心里的平静。韩世忠叩头出宫,好,我这条命算是保下来了。

韩世忠是南宋名符其实的中兴之将。当年黄天荡一战,韩世忠以区区八千余人大败完颜兀术十万大军,从此金军不敢过江南,为宋高宗偏安江南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如今韩世忠虽然免于一死,但是这位曾经立马横刀的大将军的余生却是无比凄凉。

韩世忠的夫人梁氏,金口娼女出身,坊间说叫梁红玉,甭管她是不是真叫梁红玉,当年擂鼓战金山,那样的女中豪杰、女中丈夫,到了这个时候,丈夫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了,她也只能一声长叹,哎,明哲保身吧咱们!别人的事咱也管不了,咱只要不死,夹着尾巴做人也是人,总比死了强,咱活下来看起来是最重要的,明哲保身吧!

于是夫妇二人回到家中,闭门谢客,绝口不谈军事,绝不和老部下往来,任何的老部下登门求见,一概闭门不纳,我避嫌疑。我给您拜个年,给大帅拜年,甭拜,心意我领了,绝对告诉门上,不见。居家数十年,淡薄自如,就像从来没有过权位一样。韩世忠是个粗人,咱前面讲了,他跟读书人叫子曰,后来跟读书人叫呆瓜傻帽,他老把读书人叫这个,他是个粗人,但是整天跟读书人往来,他也不管人家叫呆瓜叫傻帽了,整天跟人家往来。喜好儒道之学,喜好佛老,就是佛家啊、道家,而且居然能够填诗作词,原来整天跟读书人叫呆瓜,居然他能够填诗作词,而且填得像模像样的,经常能够在西湖边上雪寂天晴的时候,看见韩世忠骑着一头小毛驴,带着几个随从踏雪寻梅,悠然自得。

有一首韩世忠填的《南乡子》【“人有几何般,富贵荣华总是闲,自古英雄是梦,为官,宝玉妻儿宿业缠。年事已衰残,鬓发苍苍骨髓干,不道山林多好处,贪欢,只恐痴迷误了贤。”—《南乡子》韩世忠】,我们听这个,简直是甭管是格律还是韵味,意境悠长,把他的心里话跃然纸上。

韩世忠躲过了这一关,前面讲张俊躲过这一关,岳飞没有躲过这一关。

所以说,没事还得读读历史。张俊躲过这一关是因为人品差会弄权;韩世忠躲过了这一关是因为懂历史会变通;岳飞没有躲过这一关是因为性格直尚忠义。最后万世流芳是岳飞。

其实,如果岳飞也懂点历史,会点厚黑学,其实也能不死,但也许就没有今天的岳飞了。

转换到对我们职场人士的启示,有的时候,看你具体所在的情势,如果什么时候都显得如此高风亮节,天天讲究无私奉献,最后的结局未必良好。有的时候,展露点欲望,也许只是做给别人看,但也能够做到明哲保身。

此条目发表在厚黑学博客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