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黑学之吾之见

反厚黑学速成培训­

“为人之道厚心奇学,从老子的《道德经》里,取了忍的精髓;从韩非的“法与术”中,借鉴了狠的手段。“忍”是基础,“狠”是目的。“忍”与“狠”是厚心为人学的两端,中间以“柔”相贯穿,以“变”为径,循环往复,以致无穷,涵盖世间为人之精华。”

上述为李宗吾所写的《厚黑学》之经典评价。我初读此句不以为然;然越读越感吃惊。难道我们的人生真是如此不济如此不堪。宗吾先生谈到“厚黑’二字是举出三个著名人物来解释这二字。他说人的心肠就得像曹操一样黑。脸皮就得像刘备一样黑。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名留千古。曹操因为心肠够黑,所以能统一北方。刘备因为脸皮够厚,所以一无是处依然能建立蜀国并能鼎立三国之间。孙权虽然无曹操心肠之黑,也无刘备脸皮之厚;但他两者皆具,所以能与其他二人齐名。至此我深感震撼。因为这与我们所受的教育背道而驰。倘若在古代定会被称之为禁书。

读了整本书之后,我的思绪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迷茫的状态之中。我之前在父母的庇护下的生活与之书中的人生哲理截然不同。孰真孰假怡然迷茫。可不又不得不结合我踏入社会的所见所闻来重新看待我的人生观。

经过一月的思考,我也参悟了不少东西。我想我就是需要厚黑的人生关。为人必然与其他的生物有所不同。那我们人所追求的人生除了生存之外也必然有新的追求。追求因人而异,但总逃不出“功名利禄”四字。在追求之中必然会碰到阻碍,至此也需用一些极端的方法来解决问题。纵观历史,哪个帝王不是踩着尸体登上王位的。又有谁敢说哪个帝王没错杀过一个好人。连唐太宗也杀过无数的功臣。但他们依然名留千古。因为历史永远是为成功的人所写的。既然如此我们又何须去追求孔夫子的理想为人之道呢?

君子,君子,它其实在我现在看来是一个可笑的名词。君子永远无法成功。现在的我是摆脱纯儒家思想的我。真是的我是一位拥有儒家的外貌,拥有道家岸然脱俗的气质,却拥有一颗厚黑无所不及的心。

当然厚黑并不是教人抹灭人心,他是教人如何真确的树立为人出事之道。我们需要的不是儒家那些空头的理想社会,我们需要的是厚黑所提倡的现实社会,只有这样才能立于世间,否则你只能是怀中的婴儿!

《厚黑学》不仅是一本书,它还是一个学派,甚至是一个现实社会的百态人生。历经人生百味方可真正读懂厚黑二字。所以李宗吾七十方才悟道。

我还是以《厚黑学》的经典评语结束我的日志:千古大奸大诈之徒,为鬼为蜮者,在李宗吾笔下烛破其隐。

世间学说,每每误人,惟有李宗吾铁论《厚黑学》不会误人。

此条目发表在厚黑学博客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