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黑学如何变成现代成功学?

反厚黑学速成培训­

《厚黑学》迈向成功的通行证?

你可能不认识李宗吾,但一定听说过《厚黑学》。很少有一部书像这本书一样,问世百年,依然“统治”着中国人的生活,连年轻人也未能幸免。《厚黑学》、《厚黑人物》、《职场三十六计》等书籍,早已成为每届毕业生的“另类教材”,“皮厚、心黑”则被一代代的年轻人视为了“成功”的不二法门。

翻开此书,且看时代更替,帝王轮换,个个动物凶猛,一个比一个脸皮厚,心地黑,手段狠……为争帝位,弑父殛母者有之,戮兄戕弟者有之,甚至杀子的事情也层出不穷。从“宁我负人”的曹操,到踩着兄弟尸体上位的李世民,书中正如鲁迅所说,所写的,只有“吃人”二字。李宗吾嬉笑怒骂,将民国初年的官场弊病、国人沉积已久的陋习揭了个底儿朝天,可以说,作者从头至尾对于“厚黑”都是毫不掩饰地批判和痛斥的。

今人却把李宗吾老先生唾弃的“厚黑”,捧起来加点时尚的化学原料,变成“面膜”就往脸上涂:厚黑为官,厚黑职场,厚黑人生学……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市井小民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这一点,恐怕百年前的李老爷子是始料未及的。渐渐地,我们对“老实人吃亏”见怪不怪,对“成王败寇”推崇有加。

厚黑学今天依然是国人走向成功的通行证?还是,早已成了厚黑者的墓志铭?当一个社会浸泡在厚黑的死水里,除了毁灭还有没有别的可能?

满口仁义道德,内里既厚且黑

鲁迅曾说,历史上“人的言行”,在明处和暗处,“常常显得两样”,古来帝王们炫示“德治”的种种政治宣传,其实往往是“黑暗的装饰”,“是人肉酱缸上的金盖,是鬼脸上的雪花膏”。这个观点和李宗吾先生在《厚黑学》中的观点不谋而合:

厚黑的施用,定要在表面糊一层仁义道德,不能把它赤裸裸的表现出来。韩非子说:“阴用其言而显弃其身。”这个法子,也是定要的。即如我著这本《厚黑学》,你们应当秘藏枕中,不可放在桌上。假如有人问你:“你认识李宗吾吗?”你就要做一种很庄严的面孔说:“这个人坏极了,他是讲厚黑学的,我认他不得。”口虽这样说,但,心里应当供一个“大成至圣先师李宗吾之位。”你们能够这样做去,生前的事业,一定惊天动地,死后一定入孔庙吃冷猪肉无疑。所以我每听见人骂我,我非常高兴,说道:“吾道大行矣。”

有人打着公益的旗号中饱私囊,有人打着利民的旗号私相授受,有人打着艺术的旗号放大私人恩怨……中国从来都不缺打着仁义道德的旗号谋私利的人。也不知是世人启发了宗吾先生,还是厚黑一书教导了中国人。

(一部奇书,说尽古今多少龌蹉事)

此条目发表在厚黑学博客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