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谈谈关于《厚黑学》的事

反厚黑学速成培训­

《厚黑学》其实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,而不是教人所谓“潜规则”“利用人性”的处世之道的书。可能名字听起来玄了点诡秘了点,就被吹成所谓禁书了,其实讲的相当单纯。

作者李宗吾就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性格很滑稽,近于吴承恩或者吴敬梓。又有点中了理学的毒,倒不是执着纲常名教什么的,而是也试图造一个体系来解释万事万物。但他的体系很松散,又简单稚拙的过分,不能像他吹嘘的那样,和克鲁泡特金的互助论,佛学体系,或者马克思主义相比。影响也很小,据他说当时“厚黑学”闻名川中,但恐怕还没这么大。

他的学说基本得自于一些自己处世的经验和历史的故实。不过这两大来源就有点问题。读张默生的《厚黑教主李宗吾传》,他的生平颇为简单,虽然当过官,干的至大的事也只是平息了一点学生与校方的纠纷,不能说是纵横官场,看透世道人心。而他因为厚黑学出点小名就颇为得意,为文愈加狎昵诙谐,虽友人奉劝也不肯改,可见个性纯真,并非世人所想城府甚深的样子。

而他所依据的历史的故实也至为简单,基本包括这几件事:楚汉争雄,三国鼎力,徐阶整倒严世藩,胡林翼曾国藩旧事等等。多以传说和演义为基础,有点像《剑桥倚天屠龙史》那样从虚构作品中总结出一套理论的意思。这么一想其实非常有趣,算是一个通俗演义发烧友的异想天开,或是一篇别出心裁的读书心得。这里就不具体展开,免得抹杀了亲身阅读的趣味。

察其理论大略,和马基雅维利一个意思,就是正义之事需以诡诈之术行之。其时中国内忧外患,各种思想纷至沓来,国人无所适从,似病急乱投医。《厚黑学》也就是李宗吾本人忽生奇想,创造出的自己的救国之策。中国国力甚弱,他便学老子,要以忍和柔,克服刚与强,而国将覆亡之际,行诈术以救国,当然无可厚非。

简单地说,李宗吾和韩非子有点像,理论虽然听起来惊人,但本人却出乎意料的忠厚老实,既不黑也不厚。而学说也迂阔至极,并无危险。倘若真的按他所写的行事,只怕变成和他一样的迂夫子,捞不到半点好处,而真正厚黑之徒只会一旁冷眼而视,掩口窃笑也。

虽然如此,书却实在值得一读,因为实在有趣。
另外,奉劝高中生不读此书的诸位可能也高估了读书的力量。读书其实并不怎么能改变一个人,知易行难谁都知道。难道人手一册《太上感应篇》,便能家家户户都行善积德吗?

此条目发表在厚黑学博客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