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黑学看古今多少龌龊事

你可能不认识李宗吾,但一定听说过《厚黑学》。很少有一部书像这本书一样,问世百年,依然“统治”着中国人的生活,连年轻人也未能幸免。《厚黑学》、《厚黑人物》、《职场三十六计》等书籍,早已成为每届毕业生的“另类教材”,“皮厚、心黑”则被一代代的年轻人视为了“成功”的不二法门。

翻开此书,且看时代更替,帝王轮换,个个动物凶猛,一个比一个脸皮厚,心地黑,手段狠……为争帝位,弑父殛母者有之,戮兄戕弟者有之,甚至杀子的事情也层出不穷。从“宁我负人”的曹操,到踩着兄弟尸体上位的李世民,书中正如鲁迅所说,所写的,只有“吃人”二字。李宗吾嬉笑怒骂,将民国初年的官场弊病、国人沉积已久的陋习揭了个底儿朝天,可以说,作者从头至尾对于“厚黑”都是毫不掩饰地批判和痛斥的。

今人却把李宗吾老先生唾弃的“厚黑”,捧起来加点时尚的化学原料,变成“面膜”就往脸上涂:厚黑为官,厚黑职场,厚黑人生学……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市井小民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这一点,恐怕百年前的李老爷子是始料未及的。渐渐地,我们对“老实人吃亏”见怪不怪,对“成王败寇”推崇有加。

厚黑学今天依然是国人走向成功的通行证?还是,早已成了厚黑者的墓志铭?当一个社会浸泡在厚黑的死水里,除了毁灭还有没有别的可能?

鲁迅曾说,历史上“人的言行”,在明处和暗处,“常常显得两样”,古来帝王们炫示“德治”的种种政治宣传,其实往往是“黑暗的装饰”,“是人肉酱缸上的金盖,是鬼脸上的雪花膏”。这个观点和李宗吾先生在《厚黑学》中的观点不谋而合。

厚黑的施用,定要在表面糊一层仁义道德,不能把它赤裸裸的表现出来。有人打着公益的旗号中饱私囊,有人打着利民的旗号私相授受,有人打着艺术的旗号放大私人恩怨……中国从来都不缺打着仁义道德的旗号谋私利的人。也不知是世人启发了宗吾先生,还是厚黑一书教导了中国人。

厚黑,顾名思义:厚,即“脸要厚”,有多厚?厚如城墙;黑,即“心要黑”,有多黑?黑如煤炭。这是人们对《厚黑学》最广泛的理解。

论起中国几千年来的厚黑史,李宗吾首推曹操。他的特长,全在心黑:他杀吕伯奢,杀孔融,杀杨修,杀董承伏完,又杀皇后皇子,悍然不顾,并且明目张胆地说:“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。”心之黑,真是达于极点了。有了这样本事,当然称为一世之雄了。

孙权曾经说曹操:“其惟杀伐小为过差,离间人骨肉以为酷耳,御将自古少有。”意思是说曹操以杀人太少为过错,离间别人,使别人骨肉反目是何等的残酷。但同时,他驾驭将领的优秀才能也很少见,这就是曹操式的“厚黑”。曹操的心之黑,真是达到极点了,而他狠辣的作风在他早年入仕的时候就显现出来了。

回望曹操的霸业史,一路上,皆是他人的血泪。曹操的心狠手辣全是为了维护大汉王朝的安定与和谐。在东汉动荡的背景下,这个艰巨的任务要求他必须舍弃妇人之仁,必须行事果决,甚至“狼心狗肺”。作为臣子,不管天下人怎么笑骂丑诋,曹操以他自己的方式行事和坚持统一北方,安抚乌丸、匈奴、羌,帮助大汉王朝延续了二十多年。

三国时期的刘备,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被人们认为是宅心仁厚的典范,但事实上,刘备的奸在某种程度上并不输给曹操。另外,刘备还具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人格魅力,吸引了一群杰出的追随者帮他出谋划策,最终建立蜀汉政权。这个特殊的魅力,恰恰就是脸皮够厚。

李宗吾在他的厚黑学理论里,对刘备评价道:“刘备的特长,全在于脸皮厚:他依曹操,依吕布,依刘表,依孙权,依袁绍,东窜西走,寄人篱下,恬不为耻,而且生平善哭,做三国演义的人,更把他写得惟妙惟肖,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,对人痛哭一场,立即转败为功。”俗语也有云:刘备的江山,是哭出来的。  

厚黑求官之六字真言:空、贡、冲、捧、恐、送

空,即空闲之意,求官的人要有耐心,不能着急,今日不生效,明日又来,今年不生效,明年又来;

贡,这个字是借用的,是四川的俗语,其意义等于钻营的钻字,”钻进钻出”,可以说”贡进贡出”;

冲,普通所谓之”吹牛”,四川话是”冲帽壳子”;

捧,就是捧场的捧字。戏台上魏公出来了,那华歆的举动,是绝好的模范的人物;

恐,是恐吓的意思,官之为物,何等宝贵,岂能轻易给人?有人把捧字做到十二万分,还不生效,这就是少了恐字的工夫;凡是当轴诸公,都有软处,只要寻着他的要害,轻轻点他一下,他就会惶然大吓,立刻把官儿送来。学者须知,恐字与捧字,是互相为用的,善恐者捧之中有恐,旁观的人,看他在上峰面前说的话,句句是阿谀逢迎,其实是暗击要害,上峰听了,汗流浃背。

送,即是送东西,分大小二种:大送,把银元钞票一包一包的拿去送;小送,如春茶、火肘及请吃馆子之类。所送的人分两种,一是操用舍之权者,二是未操用舍之权而能予我以助力者。

人民是最希望改革的,只有通过改革,才能淘汰旧有体制的弊端,社会才会有发展的方向和动力。但现在的问题是,面对重重矛盾,我们的改革是要改掉什么?又该如何去改?

古有庸医“锯箭疗伤”,把伤口外面箭杆锯罢了事,可深入内里的箭头根本不管。这等医法,不但难缓伤者之痛,甚至可能断送其性命。更可恶的是,扯虎皮拉大旗,借改革之名谋取个人私利,改革是假,分赃是真,一次次让渴望改变的民众充当着冤大头,支付着所谓的“改革”成本和代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