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六计与厚黑学

古代的三十六计,作为用于应付敌国纠纷的军事计谋,值得探讨,并且可行。可是竟然蔓延浸浊到人际关系市场,靠瞒与骗行销于世,这就是悲剧。

三十六计为:围魏救赵、借刀杀人、以逸待劳、趁火打劫、声东击西、无中生有、暗度陈仓、隔岸观火、笑里藏刀、李代桃僵、顺手牵羊、打草惊蛇、借尸还魂、调虎离山、欲擒故纵、抛砖引玉、擒贼擒王、釜底抽薪、浑水摸鱼、金蝉脱壳、关门捉贼、远交近攻、假途灭虢、偷梁换柱、指桑骂槐、假痴不癫、上屋抽梯、树上开花、反客为主、美人计、空城计、反间计、苦肉计、连环计、走为上。

希腊哲学不理会智谋,罗马史家李维称计谋是”非罗马精神”。费厄泼赖,属西方的产物。克劳塞维茨认为计谋是智穷才竭的表现。洛克把阴谋家看做”狡猾的猴子”。

玩弄阴谋和权术的,在西方往往被称为马基雅弗利主义者。

马基雅弗利《君主论》以为,人类是如此忘恩负义,善变和虚伪,友情毫无益处。温情和诚实的背面,往往是熟练运用欺骗手段,兵不厌诈,防不胜防等等。大量此类冷血的言论造就了他无情的功利主义大师的恶名。

其实,他的作品反射的更多的是时代特征,而并非他本人的性情心曲。

至于李泽吾先生被人视为疯狂,则自其书出,此论既随之。他于1912年至1917年所著《厚黑学》,多用反语、冷语。他的论述,以其鞭辟入里,竟被人视作当然,而以厚黑教主目之。其分析论断又多一针见血,如冷水浇头,触处皆系剖析思想的利刃。

张默生先生当面对李先生说:”重庆北温泉乳花洞门前,有一颗黄桷树根,虬结盘屈,蜿蜒如龙,很像你思想的恢诡谲怪。”

较之一般思想史,李宗吾思想多以逆推法出之,他以三国时期为中轴,向上推及三代,更往下推至曾国藩、胡林翼,整个二十四史重要人物,或长于厚,或长于黑,或二者兼之,有多大厚黑便成多大人物,几乎无一不合。

其代表人物是刘备、曹操,刘备是厚颜的代表,曹操是黑心的典型,其特征是人民知识渐增,机变百出,世故奸猾,阴险狡诈,皆以孔孟之心行曹刘之术。

他这一番解析,既从容褪去大人先生们头上不可一世的光晕,又把种种惨烈手段的底蕴黑幕提出公式来播之于众,他因此而成一时思想的重镇。一般恨他的官僚,就来个反话正说,把天下的罪恶,都归到他的厚黑上去,当时他收到很多无礼辱骂的信件,有称”吾儿见字”的,有斥其”王八蛋”的,有定罪名谓之”应枪毙应活埋”的,当然也有对他五体投地深表钦佩的。

到了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,他的著作在华人世界,由死寂而骤热,印量迅速增至数百万册以上,多数读者,渐渐晓得了他的狷介和操守,总是理解他那在嬉笑怒骂中的一番苦心了。他的学说,总算给今世文化人带来应有的启发了。张默生先生认为,李宗吾名为”厚黑教主”,实则是大观园外的”干净石狮子”呢!

李宗吾先生幼年身体孱弱,平时离不开药罐。哮喘加上手脚不灵活,穿衣服都须人帮忙,疾病的制约使他带有畸人的性质。但他所著《厚黑学》,以”厚黑”二字,骂尽古今奸佞丑类。因他正话反说,热话冷说,浅薄者以厚黑导师观之矣。其书始出,道貌岸然者义愤填膺,必欲杀之以谢天下而后快。这在他们是做得说不得的。

当时更有某贪官著《薄白学》问世,不数日以贪污奸淫横暴扰民多罪并罚,砍头悬之城门;这类人才真正对厚黑学有一套独得之秘呢!

而宗吾平生祚薄门衰,菜根一瓯,仅可果腹,而寒毡到老,身后更加萧条。其人一生为在野文人,近花甲之年偶为川省政府编译室成员,旋其遭人排挤,挂冠而去,可谓潦倒终身。以他的遭际来看,正是一个胆薄心白,于所谓厚黑完全不能实行的老好人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